中国的家具何以攻占了欧洲的卧室

金陵客 2020-11-30 13:00:00  来源:一财网

认证:优质家具生产领域创作者。

导读:
今年受全球疫情的影响,欧洲的消费品需要大量进口,而中国承担了重要的角色,在家具方面更是攻占了欧洲的卧室。

韦致见证了中国家具在欧洲市场的V型反转。

他参与创建的公司生产易于拆卸的床、橱柜等家具用品,通过亚马逊等电商平台销往欧洲和美国等市场。在疫情的初期,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家具制造受困于工厂停产和物流断裂;国内疫情得到控制,家具工厂复工后,欧洲的出口业务快速复苏。截至目前,韦致所在公司欧洲销量同比增长了六成以上,那些体量更小的家具出口企业则“翻了三到五倍”。

纺织服装企业的欧洲出口经历了类似的反转,显示出中国劳动密集型产业强大的修复能力和韧性。这得益于国内成熟完整的产业链和贸易生态,以及中欧的经济互补性。同样重要的是,疫情肆虐的当下,欧洲零售业的线上渗透率大幅提升,跨境电商成为连接中国供给和欧洲需求的强力纽带。

重结贸易链

集装箱货轮从广东出发,经过马六甲海峡,然后西行印度洋进入亚丁湾,入红海过苏伊士运河、到达地中海穿越直布罗陀海峡。它飘洋过海,历时近四十天行程万里,才能抵达目的地德国。

这是沿海的家具出口企业熟悉的跨境物流线路。疫情期间,这条贸易链条一度面临断裂。

“年初到四月份这个阶段我们是很难受的。这期间工厂没法复工,欧洲市场大量断货,”韦致回忆说。他所在公司的设计和生产基地主要是分布在沿海的江苏、浙江和广东等省份。国内疫情严重的时候,工厂完全停摆,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集体转向线上办公。

经过这个艰难的阶段,随着国内的疫情得到控制、工厂陆续复工复产。韦致等来了欧洲市场销售的报复性反弹:“这时候国外疫情起来了,而线上需求大增“。

他所在的家具公司在欧洲完全借助亚马逊等电商平台,而没有使用线下渠道。激增的线上需求推升了家具产品的售价,这令企业收入规模和利润大幅提升,这家公司仅上半年在欧洲市场就销售了近20亿元的家具产品。

疫情期间,外出受限的欧洲消费者开始将旅行开支转用于家庭消费。欧洲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韦致所在公司的情况并非孤例。

“我们可以看到出口欧洲最多的消费品类之一就是家具和家居,还有电子和数码和鞋靴服饰等“, 亚马逊中国副总裁、亚马逊全球开店中国卖家管理负责人宋春蕾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“这些都是中国制造业的强项“。

海关的数据显示,今年10月国内家具出口金额为386.6亿元,同比增长了28%,环比9月增长了4.8%;1~10月家具的出口金额累计达到3099.3亿元,同比增长5.8%。

家具行业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。据韦致介绍,尽管广东和江浙等地的家具工厂已经添置越来越多的机械,但这个行业依然高度依赖充足而技术熟练的劳动力。这也是为什么沿海地区的工厂时不时遭遇用工荒。

同为劳动密集型产品的纺织服装行业,经历了家具行业类似的出口反弹。

据海关总署的统计,今年的10月,国内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额131亿美元,同比上涨3.7%;前十个月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金额同比下降8.6%。纺织纱线、织物及制品的10月出口金额116.6亿美元,同比上升14.8%;前10个月累计纺织纱线、织物及制品出口金额同比上升超过30%。

“欧盟国家的疫情是比较严重的,基本上没有办法做到完全复工复产,这个时候就会扩大进口。基本上还多是消费品的进口,对资本品中间品的需求不会很大,因为企业还处于半停工状态,”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、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余淼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中国下半年对欧美消费品出口急剧上升是因为“放眼全球,今年只有中国可以(大量)提供”。

中国的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出口竞争力已经不限于物美价廉。宋春蕾认为,成熟的产业链和贸易生态同样重要。

“供应链不只是生产,它是一个完整的产业集群。一般的流程是需要研发,需要小批量的生产环节,再有试销,会有快速的改进,之后才是大批量的上市。这是一个柔性供应链的特点,它需要的是敏捷性和迭代性。”宋春蕾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“当中还伴随着降低成本这样一个很重要的目标和任务。总体上,中国地域的多元化,能够帮助形成非常成熟的贸易产业集群,形成非常完善的上下游的产业链。”

这种完整的产业集群,以及由此带来的敏捷的产业链调整能力,其他国家和地区很少具备。因此,韦致的主要竞争者从来不是传统欧洲经济强国,比如德国、法国、英国等地的企业,甚至不是来自东欧的波兰等制造业有竞争力的国家。

“东欧的板式家具还是有一定的优势,他们的工业化程度更高,但我们感觉他们没有明显的竞争力。”

在劳动密集型产业,越南常被认为可部分的替代中国企业。但在家具制造这个领域,韦致说“基本没有来自东南亚的对手,家具类跨境电商大部分来自中国”。如果说中国的家具制造企业有来自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竞争者,那么这个竞争者背后往往有中国企业的影子。

电商纽带

韦致将德国称为公司业务“起家的地方”。

德国位置上处于欧洲中心,经济上是欧洲国家的领头羊,8000万左右的人口意味着自身也是欧洲最大消费市场之一。他所在家具公司往往将中国运来货物存放于亚马逊的德国仓库。收到线上订单后,亚马逊在欧洲进行跨国家的调拨、运送到其他的亚马逊运营中心,并完成最后的配送。

中国的家具和纺织品的欧洲出口快速恢复,也得益于跨境电商这一强有力的纽带。2020年的前七个月,中国和欧盟的进出口总额达到了3287亿欧元,成为欧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。

新冠病毒疫情过境欧洲,当地零售业结构发生了结构性变化:实体门店遭受重创,零售总额出现整体下滑,而同期的线上销售激增。欧洲的电商渗透率今年已经突破了10%,达到11.6%。今年的前七个月,跨境电商已经占欧洲线上销售的24%。

当中国的卖家寻求电商平台、欧洲的消费者转向线上消费的时候,他们的首选是美国的亚马逊。据宋春蕾介绍,自2010年开始在欧洲进行基础建设、人才领域的投入,亚马逊十年间累计投资了550亿欧元,现在它在欧洲有超过了50个的运营中心。在欧洲的主要经济体,比如德国、法国、英国、意大利和西班牙等五个国家,亚马逊在当地都是最受消费者欢迎的电商网站。

尽管欧洲地区人口数量远超美国,且大部分是经济发达的国家,中国的出口企业没有办法将之视为类似美国或中国的超级单一市场。即便欧盟统一了货币和关税,但各个国家所征收的增值税环节还不一致。出口商需要自行向不同国家申报,既需要支付成本,手续又繁琐。韦致评价在欧洲做电商“比美国麻烦”。

欧洲地区在互联网时代落后于美国,而移动互联网技术则落后中国。全球知名的互联网公司中,谷歌、脸书和亚马逊属于美国,而阿里巴巴、腾讯等则诞生于于中国,欧洲没有一家互联网公司的业务可与上述几家等量齐观。整个欧洲地区目前也没有发展出能够满足近30个国家网络覆盖和物流仓储需求的本土电商企业。

“欧洲虽然是一个联盟,但每个国家文化不一样,有自己消费者认可的垂直网站。德国Otto,法国有Cdiscount。“韦致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他所在公司的虽然和这些垂直平台有合作,不过”它们流量肯定没有亚马逊流量大,我们最主要的平台还是亚马逊。”

欧洲的实体企业,即便是部分知名的全球化公司,也会遇到线上运营经验不足的问题。瑞典的家具品牌宜家早已经实现了全球化,而它还没在逐渐适应线上业务模式。宜家今年开始在中国与阿里推进电商业务,供应链条和物流体系理顺还有待时日。在欧洲市场,韦致观察到宜家“线上做的很少,节奏比较慢”。

疫情期间,亚马逊在欧洲的版图还在扩大。今年的3月份亚马逊上线了荷兰站,10月份上线了瑞典站。韦致的企业有希望通过新的站点触达更广阔的欧洲市场。瑞典是宜家的总部所在地,在这里,中国的家具制造企业将有机会与它线上争锋。

据余淼杰教授观察,疫情期间中欧之间的合作在加强,欧盟对于中国产品的依赖在加深。与此同时,中国也在通过进口博览会等形式扩大对欧盟产品的进口。

“电商这种新的贸易形态应该得以发挥”,余淼杰教授认为,“未来它会是促进中欧贸易发展的有力手段。”

始于海外的智能家居,为何能在中国爆发出大潜力?顾志超去查看 彰显品味 开西家具为你打造简约风格办公室顾志超去查看 家具内销大势如何?顾志超去查看

声明:本文系网友在线投稿转载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!
阅读 喜欢❤

此广告位长期招商TEL:13921449315

编辑推荐